文学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是: > 企业文化 > 员工园地 > 文学作品 >

写给每一个坚守岗位的蓝野人

时间:  2022-01-27 17:07  点击:  

第三分公司  张晓郡

参与甘肃省妇女儿童医疗综合体项目甘肃省中心医院月有余,虽未见证这个项目从基坑到楼起,但也可以说见证了这个项目的酷夏,深秋跟冬。可能也是个人癖好,习惯将身边东西,用照片跟文字记录下来。

天气渐冷,黑夜也似乎来的更早了。自疫情爆发以来,我多选择骑自行车回家,傍晚路旁的灯或昏暗或明亮恰遇天气骤冷,几天后,脚上大拇指被冻伤了,而今年的冻伤也似乎来的比往年更早一点。回到家,父亲看到我冻伤的脚,嘴上说着“孩子,不要怕苦,要好好坚持,踏踏实实多学点东西”。但我却看到他眼睛余光里满是心疼。很多时刻,我在现场的各种感受,都能让我想到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工程人,他测绘过很多的楼体公路,去过西藏,去过榆林,去过祖国很多的城市角落,他也是我家里第一个考过建筑类证书的人。记得兰州初雪前的一段时间,整个项目,从甲方到施工方再到监理方,大家都在积极的准备冬施措施,我们妇幼项目的同事,有的凌晨七点已到项目现场检查门洞及窗体封堵情况,有的夜晚九、十点,甚至更晚仍在现场巡视。记得初雪当天,我们蓝野同事顶着寒风,在大雪中维持核酸检测现场秩序同事们认真负责的态度让我再次想到了我的父亲在我的印象,父亲是个不善言谈却对工作极其严谨负责的人,在同样寒冷的很多个夜里,我准备跟父亲视频,他都是一句“我还在现场,忙完跟你说”然后匆匆挂掉电话。写到这个地方,我内心其实是非常酸楚的,似乎更能读懂父亲给予我的一切,是的,每一个家长都是爱自己孩子的。在妇幼项目的施工现场,有时候中午吃完饭,我会跑去楼里面看看。也就经常看到头发斑白、满脸皱纹褶子的工人坐在楼梯间啃馒头,我知道,他一定也是一位扛着家庭重担的父亲。

生活的艰辛或大或小,或多或少。不管用什么技术,什么能力谋生存,都是生活迫使的本能。工地现场是我告别学生时代的第一个工作点,它跟我之前实习的现场都不一样,这里似乎更复杂。复杂的人群,复杂的工种,复杂的专业。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为生活谋口饭吃。其实,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女孩子,上手接触的第一个项目远不同于之前的研究方向,这里不需要你用什么技术去治理现存的污染问题,只需要你掌握好专业领域的技术规范,并合理地运用于现场。刚开始大多时候,我都是非常沮丧的,因为自己会有一种才疏学浅、格格不入的感觉。有时候可能会发现一些不合适的地方,但却不知道该怎么着手去解决。而我的父亲又似乎像一盏明灯一样指引着我他告诉我“因为我还没有长成大树,所以会受外物的冲击比较大,只有把根扎的深一点,树才能长大,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外物变化无论做什么工作,在什么岗位,都应该把脚踏的实一点”。当然,身边的同事都很好相处也对我很关照。向他们请教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们也非常愿意且耐心地将他们知道的教给我。记得很几次下班回院里宿舍,天都黑黑的,也恰巧遇到过老张几次,他也是刚出差回来,对我的关心问候像极了一个父辈对待自家的孩子。都说一个良性发展的企业,不仅需要过硬的技术,更需要一个和谐有爱的氛围诚然,我在这里也的确感受到了很多温暖。

我知道,像在妇幼项目这边认真负责的同事,在蓝野应该有很多,他们分布于不同项目和岗位,甚至很多条件更为艰苦区域。因为疫情,他们可能同样无法见到自己的家人朋友,甚至在天气越发寒冷的季节,仍坚守于岗位。闲暇之余,我也会跟一起初入职场的小程和小袁在微信上聊聊天。当然,他们的工作条件远比我艰苦,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也是常有发生。记得有一次我跟他们说,“我这边年近七十的老同事们对待工作都非常认真,每天楼上跑上跑下,甚至会为了一个规范准则跟施工方争的面红耳赤”。小程说,他们那边的老同事也非常认真,甚至能从发动机的声音辨得出问题的根本所在。这份熟练老道的工作经验,我想并非一日得来。

任何的困难都不应该被放大,而任何的温暖也同样不应该被缩小。很多素未谋面的同事,无论大家身处在哪,身处于什么项目,都希望大家耐得住困难,在干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能够停下来、静下来,感受蓝野这个平台带给大家的点滴温暖。